污的视频

.630shu.co,最快更新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人的想法通过大脑的思考回路传达至身,之后便是行动。

但是,在大脑的思考回路展开之前身体就动起来的话,那么这个时候驱使身体便不是经过思考权衡利弊之后的回答,而是本能。

武也救下的人是妖怪的天敌,他能够清楚感受到背后那一道道充满了质疑的目光。

“阿龙……”

紧紧相握的两只手,晴明曾经能够感觉到的迷茫和苦恼,似乎在这一瞬间被蒸发了,留下的只有单纯的平静,还有久违的释然。

交织不止心而已,不可视的贪婪之火和晴明的手镜在共鸣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神迹再度降临在眼前,只见晴明伤痕累累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式神·天一。”

没有吟唱只是念出了式神的名字,短短数息之间,晴明的气息便再度回到了巅峰,甚至还有再上一层的迹象。

“谢谢,阿龙。”

说出这句话的晴明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一手搭着武也的肩膀,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轻轻地将武也推开,只留下身侧的一道劲风。

“不可能!那种程度的伤势居然这么快就复原了吗?!”望着腾空而起的晴明,萃香一脸的不敢相信。

谷村奈南甜美笑容火热好身材

晴明这怪物级别的恢复力比起武也的临时“反水”更让她惊讶。

晴明踏着迅捷之风,眨眼间便突破了蓝和幽香的围拦,来到了八云紫的面前,手中的火焰在一瞬间从赤红突破至白炽,斩下的动作一点都不含糊。

八云紫虽然对突如其来的种种变化感到惊讶,却仍然保持着最基本的冷静,在晴明冲上来前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遁入间隙,只是晴明的速度之快根本是始料未及的。

可恶,来不及了!

八云紫咬着牙,意随心动,境界之力同时作用在自己和晴明的身上,她已经做好了硬接对方一招的准备了。

电光火之间,空气之中的灵气突然开始逆流,朝着地面的方向汇集而去,令天地失色的血红之光在闪烁着。

八云紫眯起眼,速度太快以至于她根本看不清武也手中拿着的到底是什么,只是刚刚被武也的操作震惊的她也不敢保证,这一击到底是对准了晴明,还是对准了她!

别说是八云紫了,就连武也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乱来已经是既定事实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救下晴明,或许是因为对方也曾经对自己做出过同样的事情吧。

晴明毫无保留的信任让武也无法释怀,可是他也不能看着晴明将八云紫杀死,两方都不愿意放弃,他两方都想要拯救。

这毫无疑问是异想天开,但是就算要被骂那也是之后的事情,现在的他,身体总是领先思考一步。

“神枪——”

“接招!天霸风神脚!!”

“什——?!”

神枪像是断了电似的,在武也愕然的表情下随着那令人喘不过气的血红一起消散,原路返回的晴明像是皮球一样把自己狠狠地弹飞,两个人都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

“谁……?”

被人一脚踹回地面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特别是这家伙还刻意往脸上踢,晴明顶着个明显的鞋印,脸色很是难看。

这熟悉的套路让她原本似有回暖的神情一瞬间变得冷峻无比。

红白色的巫女服还是写满了平穷的感觉,及时来到脚下不至于让巫女狼狈落下地的仙人也是记忆中的模样,可是这一切却让她觉得十分的陌生。

不为其他,只为这些本应该是作为她的朋友,作为人类的守护者而存在着的她们,此刻却站在了妖怪一侧。

“这是什么意思,靈夢?”晴明脸色阴沉地问道。

“我说,晴明,打架而已,没必要下死手吧?”靈夢很不雅地拿手指掏掏耳朵,尽管巫女服上四处挂彩,可她却仍旧一脸轻松地调侃着晴明。

“打架?”晴明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瞪视着靈夢道:“这是打仗吧?”

“是吗?就算是吧,不管怎么样都好,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

“没错,既然我来了,就不可能继续让肆意妄为了。”靈夢说的义正言辞,只是如果换个站位的话,或许这话听起来更符合常理一些。

“靈夢……是想要袒护妖怪吗?”晴明的眼神冷得似乎要结冰。

“我才不是袒护妖怪,”靈夢双手叉腰,一步都不肯退让地道:“我为了是保护朋友!”

这话听在八云紫心头五味杂陈,不由得叹息道:“靈夢,……”

“闭嘴,这个笨蛋。”谁料靈夢转头就是一句臭骂。

“欸?”八云紫脸色一僵。

“给我看清实力差距啊,笨蛋笨蛋!”靈夢大声地教训着八云紫:“老大不小的妖怪了,整天净给我添麻烦!让老娘这个巫女来救这个妖怪,不觉得羞耻吗!笨蛋!而且最关键的是个混账从来没有给老娘付过工钱!”

“……”八云紫的脸红了,同时一个个井字不受控制地在她的脑门浮现。

虽然这么想很不应该,但是八云紫真的好想上去在靈夢的头上来上几下啊,靈夢这一连串的数落把几乎能踩的雷都踩了个遍。

“呼——”

一口气把这些年受的罪都在嘴上报复了个了干净,靈夢的脸上快意十足,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之后,她才收起玩笑的表情,转过身来对着晴明说道:

“就是这样,虽然说交友不慎,但是我和这家伙也是朋友,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退治呢,晴明。”

“……那样的话,就没办法了啊。”晴明轻轻一叹,嘴角勾起了平淡的弧度。

“嗯,既然没有办法的话,不如我们各让一步怎么样?”靈夢笑嘻嘻地说道,脸上挂着仿佛在聊日常的轻松。

“真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晴明摇摇头,道:“巫女不务正业的话我管不着,阴阳师的工作可不能因为的一两句话就放弃。”

“真难办啊,我记得不是最喜欢消极怠工的吗?”靈夢挠挠头,有些苦恼地道。

“平时的话,确实,毕竟比我厉害的家伙都在那么努力的干活,所以我就算偷懒也没有关系的,只是现在——”

晴明迎着阳光扬起头,那笑容透着些许恐怖:“师傅大人已经亡故,赖光被打倒,连靈夢也靠不住,留下的好像只剩我了。”

“晴明……”

“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要来妨碍我就来好了,大不了连一块退治了,靈夢,这个背叛者。”

“嘁,要我说,现在这个阴沉的性格和一点都不搭啦,还是以前的比较可爱,也比较明事理,”靈夢耸耸肩,嘿嘿一笑:“退治老娘?哈!口气还真不小啊,阴阳师!”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