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登录注册的直播软件

他乡遇故知,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好处在于能打听清楚一些情况,不好的地方则是像耿江岳这样,明摆着是要背着人搞点小动作的,这下就很难瞒住。

不过好在耿江岳毕竟是耿江岳,如果瞒不住……那大不了就不瞒了呗!

哪个人才还敢在明知道这是耿大爷的生意的情况下,故意来找耿爸爸的麻烦?是约翰希伯死得影响力不够大,还是谁觉得自己能比约翰希伯还牛逼?

不客气地讲,要不是东华国这几年综合国力大规模反超希伯联合国,放在三十多年前,约翰希伯的地位,那可是名副其实地相当于“世界之王”——特么还能比大老王更命硬?

耿江岳和韩克用、韩明明爷孙俩进了楼里,坐下来没聊几句,就将事情聊开。不过有鉴于双方目前的关系略微还有点微妙,实际上心里头是挺站在耿江岳这边的韩克用,也没说什么太过不符合东华国自身利益的话,只是听说耿江岳想在这里发展力量,表达了一点小担忧。

“按说呢,这里这个环境,也不差们这一家了。但是想搞出太大的规模,其实也不容易。站在客观的角度上,就算没有他国势力干扰,这边的本土情况,也足够喝一壶的。刚才从机场过来的路上,应该也看到这里有多乱了。十几个种族互相仇杀,地方社团就跟高原大陆这边的怪物巢穴一样多。两三个人,五六条枪,加上一辆车,他就敢洗劫的仓库。就算真的有人投靠,今天早上招来多少人,可能下午就死干净了……”

韩克用语重心长,话里话外,其实就是一个意思——

小伙子,别挣扎了,没用的……

虽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但坐在这个位置上,老韩还是第一时间站在了东华国的整体利益上考虑问题。在他看来,耿江岳毫无疑问是想要通过在这里扎下根基,来获取海狮城刚需的物资。而到目前为止,哪怕耿江岳在平安阁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全球各国政府也依然还没放弃继续围剿和削弱耿江岳和海狮城的战略打算。

毕竟,事关各国最核心的核心利益——统治权!

所以耿江岳目前不知道的是,全球各国不但以国际和平组织的名义,在海狮城内部署了两万多名以海狮城移民为主体的维和部队来持续恶心他,而且还已经暗中调集了两个航母作战群封锁了海狮城周边的海域,等东华国新一任领导班子上来,海狮港就将成为历史。

从今往后,全世界不会再有任何国家能从海路上给海狮城运输任何物资。

房间里的等待,时间漫长

就连走私都不可能。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东华国和希伯联合国已经出台了一个人造中转地的计划,要在巴特弗莱大洋的中轴线处,搞出一个巨型人造岛屿,用以替代海狮港的作用。目前地方已经选定,下个月就要正式开工。然后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推进,东华国和海狮城的卫星租借协议马上就要期满,全球各国接下来,很快也要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屏蔽所有接入海狮城的网络信号。

今年之内,海狮城对外的贸易、运输、通信等等方面,都将陆续被切断。用不了多久,除了玄秘职业联赛的场地实在无可取代,海狮城很快就将彻头彻尾地变成一个孤岛……

耿江岳在各个国家内部没有耳目,消息闭塞,此时自然也就听不大出来韩克用话里的潜在含义,以及这些含义背后的真正逻辑。因为对这爷孙俩都是先入为主的印象不错,耿江岳这会儿还以为韩克用是在给他支招,随口说道:“这边的人,应该挺信任我的吧?”

韩克用却摇了摇头,叹道:“耿总理,信仰和信任,是两码事。他们只想死在的手里,正因为这样,他们一旦知道的力量安排在哪里,冒犯的可能性,绝对只有更大没有最大。而且呢,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上天堂是上天堂,只要他们还活着,那就总得吃饭。抢的货,杀的人,既能吃饱饭,又能死在手上,何乐而不为?

要是我没猜错,这位先生,就应该是您打算安排在这边的代理人吧?”

韩克用抬手一指叶麻,微笑道:“就算耿总理的复活术独步天下,能一天复活这位先生几十次,可作为被杀者,谁能受得了每天死几十回?长此以往,轻则心理崩溃,精神分裂,重则灵魂受创,对死亡感到麻木,对生命感到厌倦。一个不留神,说不定就疯了。”

叶麻顿时脸都白了,惊恐地望向耿江岳。

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不是说很简单的吗?不是很简单的后勤任务吗?!

耿江岳看了看叶麻,沉默几秒,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不是他?”韩克用盯着叶麻看几眼,笑了笑,“那就好,这个事情,确实没一定的本事,一般人很难承受住这种压力啊……”

叶麻轻轻攥住拳头,额头上微微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喉结滚动了一下。

耿江岳这下子,算是听出点不对的味道来了,问韩克用道:“不过韩老师,真的有人有这个胆子吗?如果大家都不说,谁会知道我在这里搞事情?”

韩克用道:“我只能保证,东华国一定安分守己,不插手的事情。不过目标这么大,藏是肯定藏不住的,近的不说,贝隆城那边,已经有人注意到情况不对了。中南次大陆联盟的特工能在贝马大学盯着您一整年,在别的地方,照样也能做这件事。耿总理,养殖业风险大,回报周期长,投资要谨慎呐。”

这话已经近乎警告。

耿江岳不禁有点摸不清韩克用的立场,沉思了好一会儿,突然笑道:“不管做任何事情,困难都总会有的。海狮城两百多万人要吃要喝,总不能因为外部环境不好,就放弃抵抗,坐地等死吧?韩老师,换做是东华国遇上这种情况,们会这么轻易就束手就擒吗?

不会的吧?

幻灵生物第一次入侵的时候,全球死得就剩下那点人,不也挺过来了。现在海狮城情况再差,至少也还有我。又或者是还有人觉得,我就算救得了世界,却养不活那两百万人?”

耿江岳眼神明亮地看着韩克用。

韩克用看着耿江岳,内心有点矛盾地笑了笑:“我当然也很希望能看到,海狮城变好的那一天。”

Post Tagged with